东宫小枫李承鄞吻戏,东宫李承鄞幕后花絮

2022-09-09 17:19:40来源:影视问答责任编辑:天天影视451人阅读

这段时间,可以说好剧不断。《都挺好》《芝麻胡同》《东宫》都是口碑和收视齐高的好剧。其中《东宫》作为一部小说翻拍剧,能够拿到高分,实在不容易,更是说明这部剧的质量绝对过硬。而3月4日晚更新的剧中中,东宫女孩们翘首以盼的大婚终于来了,李承鄞成功的娶到了小枫。

在一般人印象中,大婚应该是甜蜜的,但是《东宫》作为一部悲情剧,主要的看点就是“虐”。接下来的剧情显然会更加虐心。正如网上调侃的,和李承鄞谈恋爱,是杀你全族的那种。小枫和李承鄞之间隔着的是血海深仇,如论如何,小枫和李承鄞也回不到小枫和小五相恋的最初。

虽然剧中,李承鄞和小枫的大婚是悲伤的,但在剧外,剧组还是为流泪的东宫女孩送上了大婚补糖版花絮之今天(3月5日)你要嫁给我。光看到名字,就觉得甜了。不过看了大婚花絮就知道,《东宫》剧组绝对是称得上是良心剧组。实景拍摄,小枫婚服,妆容细节都非常精细到位。像大婚这样的大场面,大家要准备的也是要很多,把原著小说精华都拍出来了,画面展现的特别好。虽然现在《东宫》的分数是7.2分,相信后期绝对会再涨的。

接下来就到了花絮番外放糖部分了,剧组自拍二三件事。这么大的场面,戏外主角们肯定要多多拍照纪念。虽然戏里忘川夫妇虐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在戏外,大家的关系可是非常好的。不过女主彭小苒和男主陈星旭在自拍的时候还是面无表情,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对此,陈星旭也是直接向彭小苒发出了灵魂质问,为什么和我拍照一脸不情愿,看来李承鄞戏外也要被小枫嫌弃。不过,小苒马上就解释了因为阳光太刺眼了,忘川夫妇变互怼夫妇也很有爱,喜欢他们戏外相处的样子,超好的。

陈星旭饰演的李承鄞在戏中是一个大渣男,但是戏外的陈星旭却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大男孩,而且他最爱做嘟嘟嘴动作,到处求亲亲也是很萌的。和小苒、王冠合影的时候,陈星旭因为站在后面,有些被小苒华丽的头饰挡住,就一直垫脚露脸,求亲亲的表情也是非常瞩目。只是我们的太子妃正忙着摆pose没空理会。可怜的太子就这样被无视了。

而最后,陈星旭彭小苒和导演合影的时候,求亲亲这个招牌动作也是少不了的。不少东宫女孩还表示,想求大神把中间的导演p掉,就是忘川夫妇甜蜜蜜的婚纱照。三人的笑容,就导演的最害羞,一脸的红扑扑比花儿还娇。

对于这个提议,虽然这么做很对不起导演,但我还是要说求大神安排一下。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东宫小枫李承鄞吻戏,东宫李承鄞幕后花絮

《东宫》第29集: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1)

第29集: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八至 唐·李冶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第29集,心灰意冷的小枫与满心欢喜的李承鄞大婚,这正式拉开了李承鄞名正言顺地胁迫小枫的序幕,也打开了小枫第2世悲剧命运的扉页。李冶有诗云,“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小枫和李承鄞,可不就是这样一对夫妻吗?他们明明本是两心相悦的爱侣,明明应是如胶似漆的夫妻,却因为家族的血仇、命运的捉弄,成为了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李承鄞与太皇太后的哄骗下,小枫为了她的母族,心不甘情不愿地嫁给了她的仇人。她被幽闭于这寂寥的深宫,在她心中,她的余生,都将和着眼泪,伴着冷风渡过,只为求得西州的安定。而对李承鄞而言,他费尽心机,花光心思,终于明媒正娶到了他此生唯一的挚爱。新婚之夜,恍然发现小枫对他的隔阂与恐惧以后,李承鄞只能离去,他知道,是九公主嫁给了豊朝太子,而不是小枫嫁给了李承鄞。既然小枫要的不是我,我怎么敢胁迫你呢?我只能在沉默与悲哀中,让你保持自由——我们就作相敬如冰的夫妻吧,因为你这么想,我便只能这么做。

枕落梦魂飞蛱蝶,灯残风雨送芭蕉。

旁白曰,“天通二十四年立春日,豊朝太子李承鄞与西州公主曲小枫大婚,曲小枫赐封太子正妃。同日,镇北侯赵敬禹之女赵瑟瑟,赐封良娣。”

这段旁白,为后面二十多集整个权谋线提供了大背景。李承鄞先是明媒正娶了小枫,让自己的挚爱安稳地生活在了自己的大后方,然后,他把瑟瑟推到了前台,让瑟瑟给小枫顶雷;他以专宠瑟瑟的名义,名正言顺地利用整个赵家,去帮他斗倒高相,坐稳了自己的太子位。赵家在豊朝,正式粉墨登场,只不过,在高相倒台后,李承鄞立刻就会以摧枯拉朽之势,把赵家连根拔起。

编剧连用2个“赐封”,暗示李承鄞作为有权力的太子,对小枫,对瑟瑟,都是占绝对优势的一方。这也就意味着,从此刻起,小枫与瑟瑟都开始失去个人意志与个人自由,成为李承鄞的附庸,她们的悲惨结局,就从“赐封”这2个字开始。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就是其实小枫和瑟瑟也没有什么不同,她们都是被李承鄞利用、结局悲惨的可怜人,也许唯一的不同是,李承鄞对小枫的伤害,是打着“爱她”的名号;对瑟瑟的伤害,则是肆无忌惮。所以说,只要看清楚了这一点,就很容易发觉李承鄞“爱”的本质,他根本不是爱小枫,他爱的就是他自己。因为真正的爱都是建立在尊重与平等之上的,任何以爱之名的打压与践踏都是爱的谎言。

在方尚仪的指引下,小枫的花轿缓缓地穿过了长长的宫门前的甬道,朝太极殿而来。最前面的一对宫娥,手里还捧着一对龙凤喜烛,这是旧式婚礼中必不可少的吉物了,寓意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此处出现细节。1.方尚仪为了太子妃大婚,终于不再以白衣示人,换上了有鲜妍颜色的衣衫,后面还跟着四位尚仪局女官,她们应该是四司(司籍、司乐、司宾、司赞)的主官。这代表着小枫与李承鄞的婚礼,是按照豊朝最高礼法规格来举行的。

2.小枫的花轿,前后各有12对宫娥和小黄门侍从。这12对宫娥,除了最前面的一对捧着龙凤喜烛以外,其余11对都提着熏炉;后面的12对小黄门,则负责打翟扇,这也是东宫森严礼法中的最高规格,只有太子妃才能享有。

3.宫门甬道的上面和两边,各自悬挂着当初李承鄞被立为太子时才被挂上的旗幡,暗示小枫作为太子妃,享受着与李承鄞同等规格的待遇。

侍从小枫的仪仗,浩浩荡荡地来到太极殿。从这个全景镜头来看,李承鄞早已从太极殿最高的台阶上走了下来,来迎自己的太子妃了。而且,他站在比较尊贵的东面,小枫作为太子妃,会站在次尊的西面。

摄影导演给了李承鄞一个正面镜头,这个镜头里的李承鄞,是一脸的肃穆,他拿出了他最庄严威重的态度,来迎他的挚爱。在李承鄞的心里,他与小枫的婚礼,不逊于他被册封太子的仪典。

小枫的仪仗在到了红绸掩映的8根龙柱之后停了下来。这8根龙柱,分别冲着正南、正北、正西、正东四个方向,寓意四海归一,四方臣服。

此处出现细节,小枫所坐的花轿走的是通往太极殿宫道的正中央,这里本来是只能是皇帝走的地方,小枫作为李承鄞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在大婚时获得了从这里入太极殿的权利,还是代表着小枫与李承鄞的婚礼,是按照豊朝最高礼法规格来举行的。

小枫的仪仗停下了以后,小枫坐的花轿缓缓打开了,严服盛装的小枫终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之前就已经分析过,编剧多次用莲花来象征小枫的性情,表现就是小枫大婚时的花轿,是莲花的造型。

《大正藏》上说,“莲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观世音就是端坐莲台的,寓意身处尘世,仍洁净不染。

李商隐有诗云,“苦海迷途去未因,东方过此几微尘。何当百亿莲花上,一一莲花见佛身。”小枫为什么最后死去了呢?不过是因为,她的品性,不为尘世所见容,代表世俗权力的李承鄞,只会从小枫的身上汲取温暖与爱,这让小枫这朵莲花慢慢枯萎、凋谢了。小枫最后终于认清了,她只有死去,才能摆脱李承鄞强加给她的迷途与苦海,得到超脱与自由,所以,她伏剑自刎。

不如归去不如归,千仞冈头一振衣。

摄影导演分别给了李承鄞和小枫各自一个正面镜头,暗示两人不同的心情。

李承鄞见到是他此生唯一的挚爱坐在花轿里,还严服盛装,只待嫁给自己以后,是满心的欢喜。他那双丹凤眼微微眯起,闪烁着星星一样的光芒,又向上仰望,凝视着他的妻子。

而小枫,则是满脸肃穆之中,又面无表情,暗示着小枫此时是千不愿万不愿的心情。小枫恨死李承鄞了,他是杀死从小待她如珠似玉的阿翁的仇人,但是为了她的母族,她不得不嫁给他。

从这个俯视全景镜头来看,太极殿前面的广场,加上龙柱上裹的红绸,正好暗合“天圆地方”的说法。天当然代表李承鄞,地当然代表小枫了。而且,圆天比方地更广袤,暗示豊朝男尊女卑的人伦礼法,也暗示小枫只能被李承鄞挟持,不得解脱的未来。

东面比较尊贵的唱礼官,代表着李承鄞朗声念道,“两仪既定,阴阳斯位。令启太极,而登淑懿。从者如流,归于龙楼。”

两仪,即天地,也就是江山;阴阳,即日月,也就是帝后;太极,即豊朝正殿太极殿;淑懿,即女子之美德,也就是小枫;龙楼,即之前李承鄞被册封为太子时提及的正龙楼,代表着李承鄞。

这里也暗合了当初小枫对顾小五解释忘川时的台词,“那最神奇的是,每次在清晨和傍晚,云层消退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日月同辉!”

在代表李承鄞的唱礼官念赞词的时候,小枫在依仗的侍从下,缓缓地从八根裹着红绸的龙柱中间走出,走向了李承鄞,此即“从者如流,归于龙楼”。

在小枫慢慢向李承鄞走来的时候,摄影导演再次给了李承鄞一个正面镜头,此时的李承鄞,已经压下他欢欣雀跃的心情了,他的脸色,重新变得庄严威重。

而小枫,则还是一脸的肃穆,一脸的不情愿,她根本就没看李承鄞一眼。

小枫的仪仗很快地来到了太极殿的玉阶之下,两旁的12对宫娥,和4位尚仪局女官,赶忙向左右两边退下。西面次尊的唱礼官代表小枫喊道,“落。”轿夫把小枫的花轿放了下来,小枫安安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此处出现细节,李承鄞站在了太极殿前的第十级台阶上,寓意十全十美。

李承鄞在小枫落下来的时候,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他先给教导小枫大婚礼仪的方尚仪行了一礼,代表着豊朝尊师重教的传统。传统社会推崇天地君亲师,李承鄞哪怕是太子,也是要向自己妻子的师尊行礼的,又寓意着夫妻一体同心。

代表小枫的西面的唱礼官念道,“揖。”方尚仪也赶忙按照大婚仪典,向太子还了一礼,因为方尚仪是臣子,所以,她在还礼的时候,弯腰弯得比太子要低;但是因为她是太子妃的师尊,她并没有像小枫拜李承鄞的时候那样,弯腰弯得非常彻底。

小枫按照方尚仪教她的婚礼仪程,缓缓地从花轿上走了下来,走到了次尊的李承鄞的西面,与李承鄞并排而立,她还是没看李承鄞一眼。李承鄞则面向小枫,在小枫站定后,他缓缓转过身来,朝向小枫的方向。

这里出现细节,李承鄞与小枫拱手而立时,李承鄞是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小枫则完全相反,这是豊朝男女不同的礼法规范。

代表小枫的西面的唱礼官唱道,“登堂。”在礼乐的奏鸣声中,小枫与李承鄞开始登上太极殿前的台阶。

此处出现细节。1.太极殿前的台阶,为九十九级,寓意九九归一。

2.李承鄞与小枫的婚服,虽然都是红底金纹的礼服,但是李承鄞绣着龙纹的礼服后摆,要比小枫绣着凤纹的礼服后摆大得多,还是代表着男尊女卑的人伦礼法。

小枫心不甘情不愿的情绪传递给了李承鄞,李承鄞也开始愁眉深锁起来,他们沉默地登上了太极殿前的台阶,谁也没有一丝欢喜的意思。

编剧及时插入顾小五和小枫在丹蚩的婚礼,那时候的他们两个,是多欢乐啊!他们会凝视对方,会心一笑,丹蚩族人会簇拥在他们身边,漫天撒下金黄的银杏树叶,赠予他们这对新人深深的祝福,还有人在他们身后掩去他们的脚印,寓意他们夫妇二人,会永远一起往前走。

小枫与李承鄞在各国使者的注目下,终于登上了太极殿前的台阶,来到了皇帝面前。虽然九宾在朝,万方恭贺,他们也只是一板一眼地走完吉礼的仪程而已。

奚清卓代表豊朝文武百官,站在了比较尊贵的东面,他会带着众人朝贺;裴照作为李承鄞的傧相,拉赫蒙作为西州王的使者,站在了次尊的西面观礼。

摄影导演给了皇帝一个正面镜头,皇帝瞧见李承鄞大婚,是一脸的欣慰,此处暗示了皇帝待李承鄞的情意。

摄影导演又给了侍立一旁的高相一个正面镜头。高相是一脸的平静,他知道,李承鄞大婚了,太子大婚是和太子册封仪式一样重要的仪典,代表着李承鄞正式成人自立,太子位正式稳固下来,他们高家在朝堂上的势力,也会稳固下来。

西面的司礼官念道,“合卺而饮。”小黄门赶忙就呈上了合卺酒。合卺酒是盛在一剖为二的葫芦里的,这两半葫芦,中间还用红线相连,寓意夫妻一体同心。

李承鄞与小枫一同拿起了小黄门奉上的合卺酒,此处出现细节,李承鄞是随便拿起来的,代表着李承鄞此时心思不定;而小枫则是规规矩矩,完全按照方尚仪的教导,高高地抬起了右手,又用左手掩住了右手的衣袖拿起来的,代表着小枫是真的代表西州,一丝不苟地完成与中原太子的婚礼。

小枫与李承鄞各自饮下合卺酒的时候,编剧插入了当初顾小五与小枫在丹蚩成婚时,一同跪在大祭司面前的场景。那时候的小枫,在一脸严肃的同时,又面含微笑,这代表着小枫是又为自己身份的改变而警醒,又为自己即将开启与小五幸福的婚后生活而欣喜;而小五则是一脸的凝重,因为他是最清醒的一个,他能够看到他与小枫婚姻里的裂痕,和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此处是对原著小说的改编。原著小说中,书鄞只是掀开了小枫的红盖头,示意小枫这场婚礼结束了,然后他连合卺酒都没喝,头也不回地就走了。那时候的书鄞,还没有再次爱上小枫,他下意识地觉得,见到小枫就心烦,所以连理她都不理。

李承鄞在饮下了这代表夫妻同心的合卺酒以后,满脸眷恋地瞧了他面前的小枫一眼,这个眼神,就是个孩子瞧着母亲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攻击性,神色温柔,目光缱绻,他想从小枫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我们成婚了,你心中有没有一丝异样呢?我好激动,心如擂鼓,你呢?

可是哪怕李承鄞就站在小枫面前,小枫都垂下了眼睑,一眼都没看过他。小枫庄重地完成了饮合卺酒的这个仪程,然后按照方尚仪的教导,规规矩矩地高高地抬起手,左手掩着右手的衣袖,放下了手里的酒具。

李承鄞发现他的挚爱连看他一眼都不肯,心里当然明白,她为了她的阿翁恨死我了,她是代表西州嫁给豊朝太子的九公主,而不是曾经爱着我、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小枫。于是李承鄞满眼地失落,他又微微地垂下了眼睑,一副小孩子得不到母亲爱怜的神情,放下了手里的酒具。

小枫还是不肯看李承鄞一眼,而李承鄞虽然为小枫恨他而心情失落,他心中对小枫的爱与柔情却涌了出来,他开始不错眼地瞧着小枫,他想要在凝视挚爱的眼神中,完成这场婚礼。

西面代表太子的司礼官唱道,“令月吉日,新人行礼!”李承鄞与小枫立刻转过身来,面朝南方。在司礼官“一拜天地共欢”的吉辞中,他们规规矩矩地拜了天地。

此处出现细节。1.司礼官的吉辞是,“一拜天地共欢”,而不是“一拜天地”,因为这句吉辞中的“天地”二字,暗合着李承鄞与小枫太子与太子妃的身份,所以,司礼官特意在后面加上了“共欢”二字,表达朝贺之意。

2.按照之前方尚仪的教导,太子妃与太子大婚行礼时,应该太子妃先拜,太子后拜;太子先起,太子妃后起。小枫那么粗心,都牢牢地记住了这一点,李承鄞万没有记不住的道理。但是李承鄞出于对小枫的真心,还有他在完成婚礼时的急切心情,他在和小枫一起行高叠手礼以后,首先拜了下去。

3.小枫在一旁,当然知道,她是拜晚了一点了,这有点不合规矩,于是她开始用余光看着太子,在太子起身以后,她缓了一下,才跟着太子后起身的。

编剧及时插入了顾小五与小枫在丹蚩高高兴兴一起拜天地的情节,以凸显这场大婚两人心态的不同。一个是心不甘情不愿,一个是丝毫不敢表露欢喜的心思。

东面代表皇帝的司礼官唱道,“二拜高堂!”小枫立刻在指令下转过了身,她还是没看李承鄞一眼;而李承鄞在转身的时候,又凝视了小枫一眼。于是,他们二人再次规规矩矩地行了拜高堂之礼。

编剧再次插入顾小

东宫小枫李承鄞吻戏,东宫李承鄞幕后花絮

《东宫》第26集:恼花颠酒拼君嗔,物情惟有醉中真(4)

远远看到自己的心上人送裴照手帕的李承鄞,直接就拦在了桥的正中央,挡住了裴照前行的道路,李承鄞命令道,“站住!”

裴照见自己的主君挡住他面前,又叫他站住,当然就立刻站住了。裴照给李承鄞行了礼,又问道,“殿下……殿下干嘛在这儿站着?”

在裴照心里,李承鄞的举动实在太过古怪,你站着这里,好像是特意拦着我一样,做什么呢?不过,他俩是从小的交情,说话也比较随意,所以,裴照就把心里的疑问说出了口。

李承鄞一看裴照问自己在做什么,心里就不愿意了,好好好,你还给我装傻!还给我明知故问!你收下我未来妻子的手帕,算几个意思?小枫送你也就罢了,你也真敢收!

李承鄞叹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就吩咐道,“手帕拿来!”

这里出现细节,就是李承鄞是先说“手帕”,而不是先说“拿来”,这代表着李承鄞的注意力,都在小枫的随身之物上了。李承鄞知道,一个女子赠一个男子手帕意味着什么,更知道,一个男子收下一个女子的手帕意味着什么,他是醋海滔天,我才是小枫注定的丈夫!她的手帕,怎么可以落在别的男子手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拿着我心上人的手帕做什么?时时刻刻睹物思人是不是?!

裴照见李承鄞竟然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就愣了,裴照“啊?”了一声,殿下,好端端的,您怎么问我要手帕了?在裴照犹疑的当口,李承鄞还以为裴照是想摁着小枫的手帕不给他,赶忙伸出了手,催促道,“拿来!”裴照只能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帕,双手奉给了自己的主君。

从这个全景镜头来看,此时正是春光和煦的晴日,一树一树的花开,编剧借此暗示,李承鄞与小枫,正处在感情最为甜蜜浓稠的时期,他们虽然没有各自承认各自的心意,但却是“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裴照是恭恭敬敬双手递上了手帕,而李承鄞是有点恼怒地单手一把把手帕扯了过来。他是受够了,自己心上人的随身之物,竟然被裴照揣在怀里。李承鄞一边展开手帕,一边恨恨地瞧了一脸平静的裴照一眼,好啊好啊!你还在我面前装傻充楞!我才是装傻充愣的祖师爷,你知不知道?!

不过出乎李承鄞预料的是,当他展开这块手帕以后,赫然发现,上面绣着“珞熙”的名字。李承鄞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不是小枫的手帕啊!是我妹妹珞熙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乌龙?!

李承鄞觉得下不来台了,他开始想给自己拦路抢手帕找一个借口,于是他赶忙咳嗽了一声,拿珞熙的手帕揩了揩鼻涕,说道,“我刚才想用一下帕子,现在不用了。”说着,李承鄞就把珞熙的手帕还给了裴照。

李承鄞这只小狐狸,平时算计天算计地,只是在面对有关小枫的事的时候,脑子短路,比较冲动,会做出很多孩子气的、不可理喻的事来。他给自己拦路抢手帕找的借口,竟然是他想用手帕。可是,裴照是一个大男人,你没有手帕,裴照就有手帕吗?你还不是先瞧见裴照得了手帕,才来问他要手帕的吗?既然如此,那你要手帕的理由,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想用手帕。

裴照见李承鄞把手帕还给他了,只能再接回来。不过,裴照还是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哪里知道,李承鄞偷看到他从小枫那里拿手帕的事呢?于是往前走的裴照又停下了脚步,问道,“殿下,您没事吧?”

李承鄞见裴照这么问他,就不好意思了,不过他还是故作镇定道,“没事。”于是裴照那根木头,只能“哦”了一声,一脸惊疑地从李承鄞身边走了过去,走后还不忘回望了李承鄞一眼。

李承鄞在裴照走了以后,情绪就慢慢平定下来了,他应该很快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小枫是在撮合珞熙和裴照呢!也是,小枫那么喜欢我,只喜欢我,她怎么可能把手帕送给裴照呢?我想多啦!李承鄞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李承鄞继续拦在桥中央,挡住了自己心上人的去路。小枫本来抱着葡萄酒小跑过来的,看见李承鄞站在那里,就停下了脚步,慢慢地挪到一旁去了,她想从桥边过去,还是不要和李承鄞说话了,因为小枫对李承鄞极为羞涩,因为她以为李承鄞不喜欢他。

这里是一个标准的对应梗,对应在西州时,顾剑把小枫正式介绍给顾小五,他俩在黄昏下的小桥流水中,正式相见的情节。

李承鄞又命令道,“站住!”已经擦边走过去的小枫,赶忙就站住了。不要以为李承鄞很听小枫的话,小枫难道就不听李承鄞的话吗?李承鄞的命令,她没有不听的,除非她觉得李承鄞的命令对他自己不利,对公义不利。

李承鄞含笑转过身来,瞧着自己的心上人问道,“抱着什么呀?”小枫赶忙给李承鄞行了一个女子万福礼,回答道,“翊王殿下,我是……想把这酒埋到梅花树下……”

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李承鄞为什么要拦住小枫呢?除了想要逗逗小枫以外,还有就是,他是瞧上了小枫手里的酒。不要忘记,上一次他从湖里把溺水的小枫救起来,受了风寒,小枫就给他送了葡萄酒,这一次,他又救了小枫一次,把小枫从宫外找回来,送回揽月阁,他就又想得小枫的谢礼了,还是这葡萄酒。

李承鄞听到小枫这么说,就知道他想得这酒是没戏了。于是李承鄞调笑道,“九公主,你醉倒在御膳房的事,才过去多久啊?酒瘾又犯了?”

李承鄞这只小狐狸,在小枫面前,永远一副小学鸡的模样,他非得逗小枫开心,甚至故意叫小枫出糗不可。所以,李承鄞就跟小枫说,你在御膳房喝得酩酊大醉才多久啊?酒瘾就又犯了?

小枫一听就愣了,不是裴照送我回来的吗?怎么你也知道?小枫赶忙问道,“啊?你也知道这事啊?”

李承鄞一见小枫着了他的道儿,立刻嗤笑道,“半个皇宫都知道了!你就不觉得狼狈吗?”李承鄞在笑话小枫的时候,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他就是不肯承认,我喜欢你啊!因为我喜欢你,我才这么取笑你的!

小枫一听,完了完了,你也知道我那天醉倒的事,难道你还知道我醉倒以后的事吗?我有没有在御膳房里撒酒疯?你有没有觉得我毫无形象?于是小枫赶忙问道,“那你见到我喝醉的样子了吗?”

李承鄞一听这话,终于发现他话里的漏洞了,赶忙移开了目光,撇清道,“我没有!”

小枫奇道,“那你怎么知道我我狼狈的?”

李承鄞见小枫抓着自己的漏洞不撒手起来,就色厉内荏道,“哼,我要是你呀,我都无地自容了!”

不得不说,这一时段的李承鄞,因为小枫深爱着他,愿意顺从他,他在和小枫的关系上,还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的。他想逗逗小枫,想拒小枫于千里之外,都可以顺利达成。李承鄞啊李承鄞,好好享受这一段时光吧!等小枫为了她阿翁与你决裂,你就彻底失去这主导权了!

小枫又想起了那天的回忆,犹疑道,“奇怪,你真的不在吗?我明明晚上看见你了呀!”

李承鄞听了,立刻顺杆爬道,“难道,你晚上梦见我了?!”

李承鄞不是在小枫面前呆呆傻傻的吗?他怎么这么容易就想到了这样天衣无缝的理由?这简直是一颗暗糖,编剧借此暗示,李承鄞曾经梦见过小枫很多很多次,臆想过小枫很多很多次。甚至,这在他尚未与小枫重逢的时刻就开始了,他的梦中,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的身影,不知是谁,不知所踪。所以,当下一集,小枫身穿红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那样诧异,那样惊艳,他终于找到了他梦中的幻影。

小枫一听这谎话,立刻就信了,完了完了,我怎么能在李承鄞面前说,我晚上看见他了呢?这不是承认我晚上梦见他了吗?他会怎么想我呢?所以小枫非常害羞,立刻转身就跑了。

李承鄞见到自己的心上人跑了,他当然知道,小枫是害羞了,李承鄞又露出了小学鸡一样的笑容,好了好了,你这个小呆瓜,我给你上个套,你就栽下来了。我的心上人,怎么这么傻兮兮,怎么这么可爱呢?

小枫跑出好远好远,又回头瞧了瞧,李承鄞没有追来,才放了心,自言自语道,“还好只是个梦。”小枫记得她在梦里跟李承鄞说过的话嘛!她搂过李承鄞的脖子,撒过娇,说“不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小枫还向李承鄞哭诉过自己的委屈与苦恼,说没有人关心她、爱她,好像是乞求李承鄞能爱她一样。小枫那么自尊自爱,她又以为李承鄞只爱瑟瑟,怎么允许自己这么做呢?她在庆幸,“还好只是个梦。”还好还好,我是在梦中这么撒娇耍赖的,李承鄞并不知道。

小枫又觉得奇怪了,“我怎么会梦见他呢?”此时小枫处于理智的笼罩下嘛!她才不承认她深爱李承鄞,更不会觉得,她希望得到李承鄞的爱,所以,小枫才会觉得奇怪,明明背我回来的是裴照,明明李承鄞是那个最不可能爱我的人,他和我毫无关系,我梦见他做什么?小枫只能又回头瞧了李承鄞一眼,悻悻地走了。

女鹅啊女鹅,你再不承认,李承鄞都是你心中唯一的挚爱;你再不承认,你和李承鄞都是三世纠缠,你逃不掉的。还是不要怀疑自己的感觉啦!当一个人越不肯承认爱情的时候,爱情就越会以它无法阻挡的方式,席卷而来。

埋完酒的小枫,瞧见花树下正在赏玩狼牙的瑟瑟,她突然觉得有点奇怪,有点恍惚,好像这狼牙似曾相识,就和她从小带的那枚阿翁送给自己的护身符一样呢。于是小枫赶忙就叫了一声“赵姑娘”,又跑了过来。

瑟瑟一听小枫唤她,一见小枫过来了,赶忙把她这么稀罕的狼牙塞进了衣服里。在瑟瑟眼里,这是李承鄞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她甚至赋予这枚狼牙是她与李承鄞定情信物的意义,当然不肯给任何人看了。

小枫跑了过来,向对她露出笑容的瑟瑟问道,“赵姑娘,你这脖子上带的是什么呀?能不能给我看看?”

瑟瑟赶忙拒绝道,“这是小女的珍藏之物,不便示人。”

小枫首先提出要求,她想仔细看看这枚狼牙,好确认这是不是她阿翁送给她的护身符。瑟瑟当然不准了,这是李承鄞送她的,还是她在李承鄞那里争取来的,哪能给小枫看呢?

小枫又劝道,“你看我也不抢你的,我就看一眼。”瑟瑟又拒绝道,“这个……真不太方便……”她在想能拒绝小枫的借口。

小枫实在是太想知道这狼牙是不是她的了,又上前道,“我就看一眼……”瑟瑟赶忙一把抓住了李承鄞给她的定情之物,“九公主!”说完,她就给小枫行了一个礼,“瑟瑟先告退了。”然后,仓皇逃去。

小枫瞧着瑟瑟都这样了,也只能失落地算了。

编剧安排小枫说出,“我也不抢你的”这句话,实际上是在对应后面的情节。其实,瑟瑟嫁予李承鄞成为良娣以后,瑟瑟故意给小枫看了这枚狼牙,小枫确认了这是她的护身符以后,她真的没有抢瑟瑟的。

因为瑟瑟赋予这枚狼牙她与李承鄞定情信物的意义,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枚狼牙,也就代表着李承鄞待瑟瑟的情意。小枫不肯硬要会本属于她的狼牙,也便意味着,她并没有想要拆散瑟瑟与李承鄞的意思。是李承鄞,在听到这枚狼牙本来属于小枫以后,上赶着把狼牙夺了回来,又还给了小枫,这当然代表着,小枫才是李承鄞唯一的心之所系,用不着小枫来牵他,他自己就会舍掉瑟瑟,追随小枫而去的。
标签:[db:TAG]

热播影视

为您推荐

免責聲明:若本站收錄的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郵件至:jxfudao@gmail.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Copyright © 2011-2022  合作邮箱:  备案号:渝ICP备2022009531号  

留言

顶部
退出将无法使用会员功能

会员专享收藏与播放记录

全新的交互式体验

分享便可赚积分升级会员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