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里苏到一击倒地的台词是啥,所有影视剧中的台词

2022-09-09 18:35:02来源:影视问答责任编辑:天天影视219人阅读

影视剧里苏到一击倒地的台词

说到影视剧里苏到倒地的台词,小火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经典台偶《恶作剧之吻》里男主植树说的:

她似乎不怎么明白 我有多爱她。

真是无论听多少遍都会被苏到不行!

所谓经典剧大概就是多年之后你可能会记不清它的剧情,但其中的某个场景,某句台词依然印象深刻。

今天咱们就盘点一波影视剧里苏炸裂的台词吧~

"我此生从来没有骗过你。"——《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

秀才在小郭毁容之后说“没关系 我记得你好看的样子” 。——《武林外传》

"我素来不做无利之事,此番救你,不过是觉得你比江山好。"——《凤囚凰》

"那不是工作,那是信仰。"——《伪装者》

"我喜欢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名侦探柯南》

"我与我妻生死相依,世不分离,永不分离。"——《上错花轿嫁对郎》

“你觉着何以琛是个什么样的人”

“冷静,理智,客观”

“那这个人就是他的不冷静,不理智,不客观”——《何以笙箫默》

“你问我 到底是要报复你、照顾你、还是保护你”

“以上皆是 因为我喜欢你”——《后菜鸟的灿烂时代》

“to me,you are perfect”——《真爱至上》

"耿耿 我们一直做同桌吧"——《最好的我们》

"从以前我就一直认为,你平凡又不漂亮,粗鲁又没礼貌,爱说谎又爱贪小便宜,实在是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我刚刚仔细看了一看,结果想法还是没有改变。我一直在想像你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一个人心跳的声音,我从小不喜欢被影响,所以很讨厌会影响我的人,我讨厌你影响我的心跳,进入我的视线里,妨碍我的思想。你来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你不要再左右我的人生,要怎么样才能让我的脑袋不要再一直想着你。"

——《王子变青蛙》

“女主被女二欺负了,男二知道后带着女二不要命的飙车,然后女二大骂“你疯啦”,男二回“疯吗?她要出事,更疯的在后面。” ——《绿光森林》

"3 words, 8 letters, say it, and I'm yours." - 《Gossip Girl》

"我爱小秋,永不后悔"——《遇见王沥川》

"那天很冷 在下雪

你自己一个人站在山顶 很孤独

你的手不断接着雪

我跑去山顶 你看着我 你跟我说

原来这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

我跟你说 有你的世界就会有奇迹."——《妙手仁心》

"和自由比起来,皇位算什么。和你比起来,自由算什么。"

——《美人心计》

“你哭得我心疾都要犯了。”——《传闻中的陈芊芊》

"即使我身无分文,我依然能够打败郝良,赢得你的爱情."——《艰难爱情》

"无论你多少岁,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比我小四岁的女孩子."——《倒数第二次恋爱》

"尹静琬,你不要逼人太甚,我今天就把话说明白,我不要当什么劳什子大哥,我喜欢你!这一枪差点要了你的命,也差点要了我的命,于是我就下定决心,只要你还活着,你就得是我的,哪怕你恼我、恨我,我也在所不惜。"——《来不及说我爱你》

"善妒,善变,甚至虚荣,蛮横,你之前十几年失却的东西,我都会慢慢给你找回来,我会容你,纵你,宠你,爱你,直到你愿意牵住我的手,与我并肩而立。"---《太子妃升职记》

"夫人,你真是个傻姑娘。"——《大秦帝国之崛起》

“我家小孩,我会担待。”——《亲爱的,热爱的》

你还知道哪些苏到炸裂的台词,在评论里一起分享吧~

影视剧里苏到一击倒地的台词是啥,所有影视剧中的台词

曹操传MOD搞笑致命一击台词

  曹操:
  原文:受けてみよ!これが天の剣というものだ!
  译文:接我这招吧!这就是皇天之剑!
  评语:基本上就是直译的,“皇天之剑”翻得不错。假借天子之名,胁天子以令诸侯,这便是曹孟德于乱世之中所取的奸雄之道吧。不知这里的“天の剣”和倚天剑有没有关系的。
  夏侯敦:
  原文:邪魔だああ!どけ、どけえぇぇぇいぃ!
  译文:挡我者死!让开~~……!
  评语:直译为“别碍路!让开,让开~~……!”,这里译作“挡我者死”很有气势。非常符合猛将夏侯敦的作风。与之相比,原文就显得不怎么样了。另外,后面的“让开,让开”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张辽:
  原文:覚悟!
  译文:你觉悟吧!
  评语:就是直译,原文太简单,较难再有发挥了。张辽不是个罗里罗唆的人,要么不开口,开口句句都是金玉良言,颇有说服力的那种。就好比说关羽降曹,动员部下抗吴等等。他叫你觉悟你就觉悟一下吧。
  关羽:
  原文:覚えておくがよい。私が関羽云长だ!
  译文:你最好记着我!我就是关羽关云长!
  评语:感觉“你最好记着我”这句不怎么的,应该用更强硬些的语气,如“给我记好了!”、“给我听着!”之类。不过话说回来,真要一击致命了,还有什么好记的。可见,关羽实在是个很看重名声的人,人家都要给他砍死了,他还不忘递上名片。
  夏侯渊:
  原文:うなれ弓! 燃えよ镞!
  译文:神弓开!箭火炽!
  评语:直译为“咆哮吧弓啊!燃烧吧箭啊!”,比较落俗套,不过让人想到圣斗士里的“燃烧吧!小宇宙!”。。。怀念ing
  张合:
  原文:精神集中!はあぁぁぁぁぁぁ!
  译文:精神集中!呀啊啊啊啊~~……!
  评语:就是直译,少用3个“啊”而已。原文就是句很傻的废话,性命相搏之际,还有开小差的啊。个人不是很喜欢张合的胡子,总是让我想到被鲁提辖三拳打死的那个屠夫,估计长这样胡子的都短命吧。呵呵,扯远了。
  庞德:
  原文:どっせえぇぇぇぇいぃ!
  译文:呀嘿~~……!
  评语:象声词而已,谈不上什么翻译的。这样的也能算台词吗?这真是太敷衍玩家了。
  徐晃:
  原文:弓矢の恐怖、とくと味わえ!
  译文:让你知道我弓箭的可怕!
  评语:直译为“好好体会弓箭的可怕吧!”,意思也差不多。
  许褚:
  原文:うおりゃぁ、一撃入魂!
  译文:唔喔喔喔喔~、要你一击毙命!
  评语:“一撃入魂”的原意是“倾尽全力的一击”,此处译成“要你一击毙命”也不为过。
  典韦:
  原文:强力招来!
  译文:神力助我!
  评语:算是直译。没办法,原文就是句傻话,让我想到一句名句“赐予我力量吧!我是XX”。
  貂蝉:
  原文:貂蝉乱舞!一闪!
  译文:貂蝉纷舞!一闪即逝!
  评语:就是直译了,没什么可说的。舞娘嘛,当然少不了舞了。“一闪”的是她,“即逝”的就是不知哪个冤大头了。
  刘备:
  原文:これが民の怒りだ!
  译文:这是万民的愤怒!
  评语:也是直译,曹操以“皇天”为名,刘备就拿“万民”作借口,二人何其相似。
  张飞:
  原文:邪魔だ、邪魔だ!
  译文:别碍路!别碍路!
  评语:又是直译,一字不差。原文过于简陋,完全无法表现猛张飞的形象。
  赵云:
  原文:推参!
  译文:赐教!
  评语:“推参”原有“造访”、“失敬”、“冒昧”之意,此处译作“赐教”非常恰当,相当符合赵云的形象。
  黄忠:
  原文:わしが老いているかどうか、その体で确かめるがよい!
  译文:交过手就知道我老不老了!
  评语:直译是“我老不老,你亲身来体会一下好了!”,这里翻译得更言简意赅。
  马超:
  原文:锦马超の名を、头に刻んでおけい!
  译文:让你一辈子忘不了锦马超之名!
  评语:直译也差不多就这样了,好一个锦马超。想想听到这句话的人的一辈子眼前也就到头了。
  甘宁:
  原文:おう、おう、おう!おいらは気ぃ短けぇんだ!
  译文:喔~、喔~、喔~!俺可没什么耐性!
  评语:这里也是直译了,感觉公鸡打鸣纯属多余,后半句可以译作“你大爷眼里可不揉砂子!”,会比较有趣的样子。
  太史慈:
  原文:殿のご期待に、背くわけにはいかんのだ!
  译文:我不会辜负主公期望的!
  评语:语气再坚决些就更好了,比如“我决不能辜负主公的期望!”。
  颜良:
  原文:下郎! 控えろ!
  译文:无名小卒!快退下!
  评语:这里的“无名小卒”算是意译吧,“快退下”是直译。个人以为译作“无名小辈!给我滚开!”更显蛮横。
  文丑:
  原文:そこを动くなあぁぁ!
  译文:你给我站着别动!
  评语:这里的直译也算不错,要是译作“你丫给我站直喽!”这样会不会有趣些。不过还是觉得译作“有种别动!”比较好。
  吕布:
  原文:これが力の差というものだ。
  译文:这就是你我实力的差距。
  评语:原文如此。原来要有实力才能这样臭屁的,就像黄金圣斗士对青铜圣斗士所说的一样。
  以上都属于各对应人物固定的个性化台词,上述以外的人物和小兵都使用非固定的大众化台词。大众化台词为3句1组,似乎1个人物或1种兵种只能选1组,发起致命一击时随机使用该组中的某句。有名有姓的武将选用台词时和其本身的兵种好像没有必然的关系。
  张梁:“可恨,竟然败在这帮家伙手上……”
  张宝:“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唔……”
  华雄:“哇……。”
  李肃:“哇!~想不到同盟军这么厉害,更想不到我们会落到这种地步……”
  樊稠:“难道这就是跟错主子的下场吗?唔唔。”
  张济:“怎、怎么会……哇啊~!”
  徐荣:“不好……唔唔!”
  李儒(未死):“恩,厉害!不过董卓丞相已经走远了,你们再也追不上了。看来此地也非久留之处。!真可惜啊,曹操。我可要先走了!”
  郭汜(未死):“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回长安重整旗鼓吧。”
  李掘(未死):“撤、撤退!可恨!天子一逃,我就控制不了诸侯了。难道我就这么完了吗?”
  曹昂:“哇啊~!”
  曹安民:“曹昂、看来我也不行了。我会在阴间守望叔父的天下的!唔噗~!”
  典韦:“我不会让你们通过的,绝不!哇啊~!主公……。”
  胡车儿:“这怎么可能……哇啊!”
  臧霸:“唔唔、算你运气……居然能打败我……不、我是说打成平手……我会先到阴间等你,到时候再来一场真正的较量……呜呼!”
  曹性:“啊!”
  高顺:“吾命休矣……!”
  侯成:“哇啊~!真遗憾、吕布……将军……”
  宋宪:“早知不跟着吕布了……哇啊~!”
  魏续:“你~!呜唔……”
  吕布:“唔喔~!不能动了,难道我要命丧于此……貂禅啊……、原谅我吧。”
  陈宫:“为什么曹操手下有如此强盛的军容?为什么?难道我主张的正义是错的,曹操的正义才是对的吗?那就让我到……”
  颜良:“怎、怎么可能~!哇啊……”
  文丑:“哇啊啊~!”
  淳于琼:“想不到曹操军会来进攻乌巢……早知道就不来看守粮仓了。”
  高览:“哇啊~!太大意了……我好不甘心……”
  龚都:“唔、不行了……哇啊~!”
  刘辟:“唔、唔唔。刘备老大、刘辟这次真的完了。哇啊~~~!”
  逢纪:“怎、怎么会这样?当初袁绍主公去世的时候,我实在应该投奔他国的……”
  沮鹄:“失、失败了。哇啊~!”
  审配:“糟、糟了!哎呀~……”
  辛评:“这就是我的下场吗……唔、唔……”
  郭图:“唔唔、咳……”
  袁谭:“可、可恶……可恶啊~~!唔啊……”
  夏侯恩:“好、好厉害……哇啊~!”
  夏侯杰:“哇啊~!我失败了!唔唔唔……”
  文聘:“唔唔、永别了。”
  糜芳:“我还不想死啊。唔唔!”
  靡竺:“真是太失策了。哇啊~!”
  韩当:“哇啊!我不甘心……”
  黄盖:“老夫真不甘心……只可惜难掩老态啊……唔唔……”
  太史慈:“壮志未酬留遗恨……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唔呃!”
  张肱:“不好!唔唔……回天乏术了……主公、请听属下最后的进言……如果能从这里安然撤退,就请您迁都秣陵吧……那里有帝王之气,非常适合东吴。我、我要走了……唔唔。”
  程普:“什么!?唔唔、太大意了……吾命休矣……唔噗!”
  韩遂:“哇啊~!马腾兄长、对不起……我不能再守护你的儿子了……唔呃。”
  红线
  张卫:“唔、兄长……我对不起你……唔呃!”
  阎甫(未死):“看来再抵抗也没有用了。带走我吧。”
  陈武:“哇啊……遗、遗憾……”
  董袭:“唔呃!可恨呐……我不甘心。”
  甘宁:“哇啊~!这就是我的下场吗……我死也无悔~!”
  雷铜:“糟、糟啦~!唔呃~!”
  严颜:“唔唔、栽了个大跟头!想不到我将命丧此地……不过能够活到今天也满足了……唔呃。”
  郭淮:“哇啊~!我实在不该成为武将的。我还不想死啊……唔呃。”
  王甫:“唔哇~!看来我好象不适合打仗,还是待在城里管理内政吧。”
  孟达(未死):“都怪上头那些个蠢蛋,害我们属下老是吃亏。我再也不想当什么武将啦!”
  刘封(未死):“好、好痛啊……唔唔。唔唔、我再也不上战场了。撤退。”
  吴兰:“我、我输了……差一点就可以杀了他的……唔呃……”
  刘备(未死):“唔唔、我还不能死。撤退吧!(曹操啊曹操……将来我们恐怕很少再有这样的机会,以武将的身份相逢于前线了。对于治国的人而言,也是无可奈何的。以后也许不会在战场上相见了……再见吧!)”
  张飞(未死):“可恶啊~!这说不定是杀曹操的最后机会了呀!俺真不甘心呐……撤退~!”
  吴懿:“好疼!怎么会这样!?竟然会落到这个地步……!”
  马超:“唔唔、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这样死去……咳、咳……”
  马良:“唔唔!糟了、挨了致命一击。真不甘心……”
  孙乾:“刘备主公、对不起。我孙乾力有未逮……让我到阴间去陪您吧。”
  廖化:“唔喔~!还是没能守住主公、唔喔~!”
  伊籍:“我、我就这样死了吗?哇啊~!”
  简雍:“我的下场竟然如此……哈哈哈、唔呃!”
  王平:“哇啊~!吾命休矣……唔呃!”
  赵云:“刘备主公、关羽、张飞都走了,现在终于也轮到我了。回想起来,这一生真是波涛起伏啊。不过我死而无悔……唔呃!”
  张翼:“什么!哇啊~!”
  张嶷:“哇啊~!”
  张苞:“太遗憾了……唔呃!”
  关索:“难道我关索将要死在此地吗?想来我这一生是无怨无悔的。”
  魏延:“什么~~!?唔喔喔~!”
  关兴:“父亲、对不起。关兴也去找您哦了、唔呃!”
  刘禅:“饶、饶命!饶我一命吧……唔、唔、唔哇啊~……”
  法正:“我居然如此大意……唔呃……”
  马岱:“吾命休矣!马腾军的最后一人也将死去了。曹操,希望你能开创一个太平盛世,不然我马岱会从阴间来索命的……”
  李严:“哇啊~!我该早点去隐居的……咳、咳……唔呃……”
  马谡:“太大意了,唔唔……我得撤退……不行、身体已经不能动了。没想到我会死在这种地方……”
  蒋琬:“遗憾……我也要走了。唔呃……”
  费伟:“我即使死于此地,也无怨无尤!唔呃……”
  蒋钦:“哇啊啊~!”
  全综:“哇啊啊~!”
  徐盛:“难道我跟错主子了……唔呃!”
  凌统:“能够坚持奋战直到最后,我已经很满足了……唔呃!”
  丁奉:“好痛~不要紧、我还可以……这、这是什么……血?……难道我丁奉……唔呃!”
  周泰:“你、你竟敢……不好……中了要害……唔呃!”
  陆逊:“我既已尽了人事,如今也死而无憾!太满足了……唔唔。”
  潘璋:“我还不想死~~~!唔呃!”
  张昭:“真遗憾,孙权大人……!”
  鲁肃:“唔唔、我的死期已到……唔呃。”
  姜维:“孔明大人、请恕末将无能。姜维力有未逮……唔唔。”
  诸葛瑾:“我将死于此地吗?我先走一步了……主公……孔明……”
  诸葛亮(未死):“一切就到此为止吧,我将解甲归田,以市井小民之身看曹操如何治天下。再见了!”
  孙权(未死):“真遗憾、我虽然希望就这样战死沙场,可惜我还得禀报父兄负荆请罪,还是先离开战场吧。曹操啊、你不仅夺走我孙权的雄心,还吞没了崛起乱世的英雄壮志。将来你若开创了无益于民的国家,我孙仲谋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蓝线
  廖化:“唔唔……我就要死在这了吗……唔呃。”
  周仓:“哇啊……糟、糟了……遗憾……唔唔!”
  王甫:“啊啊啊啊……可、可恨……唔呃……”
  关羽:“遗、遗憾呐……兄长……张飞……我对不起你们……”
  徐盛:“哇啊~!”
  蒋钦:“难道我将死于此地?……唔呃!”
  全综:“哇啊!能够让我杀敌无数,我死也心满意足了……”
  凌统:“看来我的武运已尽!可恨呐……唔呃。”
  丁奉:“不行……站不起来了……唔唔!”
  吕蒙:“[人生如梦]。战死沙场也是一趣啊。唔呃……”
  鲁肃:“嘎~、嘎~、嘎~!难道我就这样……唔呃。”
  甘宁:“哎呀!受伤了……唔唔……竟然是致命伤……真不甘心……”
  周泰:“糟了!想、想不到会死在这家伙手里……唔呃!”
  张昭:“唔唔!勾魂使者似乎已到……”
  陆逊:“唔喔~!我的死期到了!”
  潘璋:“难道我功名未立就这样死去吗?遗憾呐!”
  诸葛谨:“主公、子瑜已无能为力了。唔唔……”
  周瑜(未死):“遗憾、吴国还是无法起死回生……想不到最后还是被孔明摆布……”
  孙权:“难道大势已去?干脆全军投降吧。那么我就放心了……唔唔……看来时候已到……再见了、曹操……你可不能食言……唔呃……”
  张翼:“曹、曹操!唔、唔呃……”
  张嶷:“对、对不起……张翼……你的仇还没报,我就要死了……原、原谅我……唔呃!”
  马良:“哇啊~!”
  李严:“不好、快逃吧……啊、不行了……眼前一片漆黑。”
  吴懿:“哎呀!不行了……这下完了……”
  王平:“哇啊!我完了……唔呃!”
  伊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敌军通过……唔呃。”
  简雍:“我也快死了是吗?先主,简雍这就去陪伴您了。”
  法正:“哇啊!不好……吾命休矣……”
  孙乾:“刘备主公、孙乾不行了……让孙乾去陪您吧,唔呃。”
  孟达:“糟了!不该听信马谡之计的……我真不甘心……”
  费伟:“吾命休矣……唔呃!”
  蒋琬:“还是没能守住……唔呃!”
  刘封:“义父,孩儿也要死了……”
  马谡:“哇啊~!想不到我马谡竟然会死在这里。”
  黄忠(未死):“难道老夫真的老了?不如罢官归隐吧。”
  马岱(未死):“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蜀兵已经所剩无几,不能再做无谓的牺牲了。撤退!”
  魏延(未死):“俺已经到极限了!孔明、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收拾!俺要撤回蜀国了。”
  马超(未死):“遗憾!难道我力有未逮之处?返回蜀地再想不迟吧。撤!”
  赵云(未死):“看来已经取胜魏国无望了,不过我一定会守住蜀国的。撤回蜀地吧!”
  姜维:“哇啊~!吾命休矣……传令全体蜀军……幸存者全部撤回蜀地,加强防备不可攻伐,累积国力……不管是谁,帮我保卫…蜀…国……”
  吕蒙(鬼):“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晰……我记得自己已经死了的,不过能够死两次也挺有意思。”
  周瑜(鬼):“我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对了、一定要打倒孔明……”
  鲁肃(鬼):“恩~~~、总算可以睡一觉了。真是感激不尽。”
  孙权(鬼):“对世上的眷恋已经消逝,我也得以安息了。”
  孙坚(鬼):“不知道我将会如何……想到未来真是烦人啊。还是睡吧……”
  孙策(鬼):“唉~……再会了。”
  张飞(鬼):“俺已经很满足了。”
  刘备(鬼):“虽然我即将死去,心中却充满平静……再会吧。”
  诸葛亮(魔):“竟然会被你们小小凡人所杀……哇啊啊~!”
  曹军撤退台词:
  曹操:难道天不佑我吗……太不甘心了
  夏侯敦:对不起,孟德!
  夏侯渊:我不会忘记这个屈辱的!
  乐进:唔唔唔,撤退吧
  李典:事已至此,只有撤退了。
  曹仁:可恶!太嚣张了!
  曹洪:挫折才是好男儿成长的食粮。
  典韦:主公!!我对不起您!
  荀或:撤退也是一种战术。
  荀攸:太遗憾了……
  郭嘉:真是气死我也。
  程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于禁:本该不是如此的!
  刘晔:技不如人,回去再练过吧。
  许褚:喔喔喔,这下不行了!撤退!
  满宠:既然如此……干脆撤退吧!
  徐晃:快快撤兵!!
  貂蝉:我无法再战了…,请您保重……
  张辽:失策!!
  贾诩:嗯……,难道我失算了?
  张合:原来我的弓术还差远了……。
  曹丕:怎么可能输给这种家伙……。
  司马懿:撤退是明智之举。
  庞德:暂且退兵吧。
  曹彰:父亲…………!
  关羽:唔唔……居然击退了我关羽?

影视剧里苏到一击倒地的台词是啥,所有影视剧中的台词

苏哲的经典语录

他天性不善权谋,这又有何妨,不是还有我吗?那些阴暗的,沾满血腥的事我来做好了,为了让恶贯满盈的人倒下,即使让我去朝无辜者的心上扎刀也没有关系,虽然我也会因此而难过,但当一个人的痛苦曾经超越过极限的时候,这种程度的难过就是可以忍耐的了……”
“你的好意我明白,”梅长苏抬起双眼,眸色幽深,“可无论是林殊也好,苏哲也罢,都不是纸折泥捏的,所以这点熬煎,我还受得住。以后尚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岂可中途就倒了?蒙大哥,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走到最后一步,你也要相信我才对。”
“你们放心,”梅长苏的语调很轻,但却很平静,“我知道自己现在身体状况不好,不宜激动。但让我这样瞎猜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卫峥到底怎么了,你们尽管告诉我,我也不至于一击就碎。” 可是逝者不强求,生者却不能遗忘。
“我明白,但我不在乎,”梅长苏看着火盆里窜动的红焰,让那光影在自己脸上乍明乍暗,“殿下尽可以用任何手腕来考验我,试探我,我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忠于的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
“是啊,这世上,也许根本没有什么绝对正确的事。我自己的心,从来没有在是否应该救卫峥的事上犹豫过半分,这就说明那不是一件错事。既然对我来说是对的,那么对景琰来说也应该是这样。我们都不可能成为完全抛弃过去的人,那么现在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努力不要失败而已……” “我?”梅长苏失笑了一下,“我这样的身体,只怕第一轮就会被打飞出去。到时候还想当麒麟呢,不变成肉饼就算好的了……”
“等一月期限到了,你就到皇帝面前请罪,说自己无能,不能捕获真凶,请求皇帝免去你大统领之职,以儆效尤。”梅长苏笑着靠近了他一点,“怎么样啊大统领,舍得下这个地位吗?”
“当然我也不会狠劝,略说一句,他不听就算了。”梅长苏狡然一笑,神情甚是慧黠。
“这倒奇了,”梅长苏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我都招了你还说我刁顽,难道你打我一顿后我画的口供就更好看些?难道只要我尝过你的手段陛下就不会亲召我问话?我已经招认是受靖王指使的了,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的人想让我一起招出来?” “为什么要告诉他呢?”梅长苏面色雪白,目光却十分冷静,“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从地狱归来的人都会变成恶鬼,不仅他认不出来,连我自己,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
“对啊,有我们飞流在,谁敢咬我?”梅长苏揉着少年的头,语声渐渐又转为低沉,“再说……苏哥哥自己……现在也已经变成是条毒蛇了……”
梅长苏面上泛起一丝苦涩,垂目不答。才气么?谁又真的比别人都强,只不过这些年殚精竭虑,只想着这一件事,自然就会周全许多。
“因为他现在心无杂念,夺位目前来说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只需要判断是否对夺位有利就行了。至于这些事对梅长苏本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根本不必在意。”梅长苏语意冷绝,但眸中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伤感的笑意,“可一旦他知道我就是林殊,优先顺序便会调换过来,他会忍不住想要保全我,要为我留后路,这样做起事来,难免缚手缚脚,反而相互成为拖累……”
“飞流,”他抓紧了少年的手,喃喃道:“一个人的心是可以变硬的,你知道吗?”
梅长苏眼神怆然,面上却仍带着微笑:“你虽然不悔,但你我之间,终究不可能再做朋友了。” “谁会想要回头呢?”梅长苏淡淡道,“以后你也许可以问问聂铎,他可曾有片刻想过回头?”
“对童路坦然相待,用人不疑,这就是我的诚心;留他母妹在手,以防万一,这就是我的手腕,”梅长苏冷冷道,“并非人人都要这样麻烦,但对会接触紧要机密的心腹之人,诚心与手腕,缺一不可,我刚才跟殿下讨论的,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观点。” “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人,”梅长苏面无表情地道,“人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都没有‘出卖’和‘背叛’的机会的。哪怕是恩同骨肉,哪怕是亲如兄弟,也无法把握那薄薄一层皮囊之下,藏的是怎样的一个心肠。“
梅长苏的笑容更冷,“不闹怎么行?现在济济朝臣,大部分的目光都盯在太子和誉王的身上,殿下做的事有几个人会真正注意到?虽然是多做事少说话,但自己不说,让别人说总可以吧。兵部这一状告上去,皇上和朝臣们才会注意到,当太子和誉王互咬互撕的时候,是谁在控制场面?是谁在安稳民心?是谁明明默默无争,却反而要被攻击?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孰是孰非,自然会有公论。反之,如果殿下你现在报了兵部,事情虽然做的天衣无缝了,可效果却适得其反,白白埋没了殿下的善行,如好象衣锦夜行一般,无人得知。” “你是没见过一腔衷肠不怀贰心的下场吗?”梅长苏没料到蒙挚此时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微微动了气,“你不惜自己的命,难道也不惜嫂嫂的泪?这样天真的话,你也只能说说罢了,真要做,那就不是忠烈,是愚蠢了!”
梅长苏一连冷笑了几声,道:“如果做之前就想着是要给别人看,那是殿下的德行问题,但如果做完了善行却最终无人得知,那就是我这个谋士无用了……就算是为了苏某,请殿下您委屈一下吧。”
“我关爱庭生,当然是因为要讨好殿下你啊。”靖王被梅长苏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弄得有些恼火,加重了语气道:“我是认真地在问你!”
“我倒不是说你比一般人更笨,你只不过是比我笨罢了。”梅长苏悠悠一笑,“就是因为我比你聪明,所以你会怎么反应,怎么动作,计划什么,谋策什么,我都看得破。而反过来,我在想什么,我会怎么做,我到底如何筹谋,你却是半点也看不透。这么一来,你怎么可能不输,怎么可能不败?而且连输了败了之后都琢磨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这不是笨……又是什么呢?”
“真、真是不……不风雅……”梅长苏一面喘息咳嗽,一面笑道,“吃……咳……乌金丸,连、连口好茶……咳……也不……配给我……” 梅长苏清眉一扬,面上突然现如霜傲气,“除夕这个案子,谢玉不过是先发制人,否则要论起江湖手段来,江左盟还会输给天泉山庄么?”
“这游戏就是为了夏春而设的,”梅长苏的唇边浮起一抹傲然的笑意,“连夏春都发现不了的暗道,那才是真正的暗道……再说那暗道口我特意改建过,就算万一被夏春翻出来了,他也只看得出来是间密室而已。再说了,我要是没有七分赢他的把握,也不会冒这个险。” “其实,苏哥哥是在想,今天晚上所做的决定……到底是不是错了……”梅长苏的目光有些飘浮地看着飞流,似乎是在跟他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如果我是一个合格的谋士,就应该拼尽全力阻止景琰去救卫峥。因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许可以称之为勇气,但同时,也非常愚蠢。卫峥明明就是夏江的一次杀招,只要不予理会,他就没有了后手,这时候对他任何的回应都是愚蠢的,可我们却不得不做一次愚人……”
“飞流,我对不起景琰,我曾经对他说,谋士有我一个就足够了,但实际上,我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谋士。”梅长苏揉了揉少年的额发,虽然明知他听不明白,仍然很认真地对他说着话,“如果这次我失败了,那么景琰的未来也会随之结束。他在我的推动下走上夺嫡之路,我却因为自己无法放弃的原则,没有让他去做绝对正确的事,这是我亏欠他的地方。”

标签:[db:TAG]

热播影视

为您推荐

免責聲明:若本站收錄的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郵件至:jxfudao@gmail.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Copyright © 2011-2022  合作邮箱:  备案号:渝ICP备2022009531号  

留言

顶部
退出将无法使用会员功能

会员专享收藏与播放记录

全新的交互式体验

分享便可赚积分升级会员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