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周星驰语录,周星驰有哪些经典台词

2022-09-09 20:07:51来源:影视资讯责任编辑:天天影视376人阅读

导语:还记得周星驰《功夫》里那位阿鬼死之前说的那句英文吗?别以为是无厘头搞笑,其实有来头的。

周星驰在《功夫》里汇聚了大量的上世纪功夫以及当年著名的功夫演员等,比如火云邪神的扮演者梁小龙。还有那些居民楼等,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台词。

大家还记得,斧头帮在猪笼城寨吃亏以后找来两大高手杀入猪笼城寨。在阿鬼危在旦夕的时候,包租公夫妇出来相救。在阿鬼死之前说了几句台词意味深长,“能够见到真正的高手,我也值了”,然后他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台词。

包租公说,“阿鬼,你还是说中文吧”。

很多翻译这里也没有听清,就直接根据听出的意思音译。其实这里是一句英文,你仔细听能够听出来是:“What are you prepared to do?”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们准备做什么呢?”大概就是,你们下一步怎么打算。不要放弃啊。

还是觉得莫名其妙是吧?你再结合阿鬼前面说的那几句就明白了。“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这句台词是不是也很熟悉。是的,这句台词在《蜘蛛侠》里,他对他女友说过同样的话,所以他能够成为英雄。而这里阿鬼对包租公夫妇说这句话,其实就是希望他们不要隐居,出手吧。

包租公一共说过两次,“你还是说中文吧”是对阿鬼说的,还有一次是在结尾,“你还是写中文吧”是对周星驰在地上画了棒棒糖符号说的。

这种典型的无厘头风格,也就只有周星驰才能想得出来并且放在电影里,起到喜剧的放大效果。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一论电影『muhutang』

功夫周星驰语录,周星驰有哪些经典台词

周星驰《功夫》里的台词

老乞丐:"哎,小弟,小弟,别走啊。"小孩扭头过来.

乞丐::"哇,不得了啊不得了,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你知道嘛,年纪轻轻的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简直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啊,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你还不飞龙上天,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乞丐:"警恶惩奸,维护世界和平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好嘛?"

小孩点头说:"唔!"

乞丐:"这本《如来神掌》秘笈是无价之宝,我看与你有缘,收你十块钱,传授给你吧!”

扩展资料:

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广东,有一名无可药救的小混混阿星(周星驰饰),此人能言善道、擅耍嘴皮,但意志不坚,一事无成。他一心渴望加入手段冷酷无情、恶名昭彰的斧头帮,并梦想成为黑道响叮当的人物。

此时斧头帮正倾全帮之力急欲铲平唯一未收入势力范围的地头,未料该地卧虎藏龙,痴肥的恶霸女房东肥婆加上与其成对比的懦弱丈夫二叔公,率领一班深藏不漏的武林高手,大展奇功异能,对抗恶势力  。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功夫

功夫周星驰语录,周星驰有哪些经典台词

周星驰在《功夫》中经典的对白

【镜头移动,牌子上印着"陈探长",还有一群警察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背景传来碰撞的声音,镜头转向牌匾"罪恶克星",突然,一个警察被扔到半空,撞得牌匾七零八落,警察重重摔在地上】
《功夫》剧本
【镜头移动,牌子上印着"陈探长",还有一群警察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背景传来碰撞的声音,镜头转向牌匾"罪恶克星",突然,一个警察被扔到半空,撞得牌匾七零八落,警察重重摔在地上】
鳄鱼帮老大冯小刚:还有谁?

【面对鳄鱼帮一干人,所有警察露出恐惧的表情】
鳄鱼帮老大冯小刚: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镜头转向鳄鱼帮帮主夫人又重新转向冯小刚】就被你们给抓到这儿?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镜头转向倒在地上鼻青脸肿的警察A,冯小刚悠闲的在走着。】
你们局长都得给我们鳄鱼帮面子,要不然他就当不了这个局长!你他妈的不认识我?

【镜头转向刚刚被扔到牌匾上又摔在地上晕死过去的那个警察】
警察A: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太太。

【冯小刚一口口水吐在警察A身上,警察A本能的躲开】
冯小刚:你还敢躲?

【一脚揣翻一个热水壶溅到警察A身上,警察A忍不住大叫】
冯小刚:走

【一干人离开警察局】
冯小刚: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老大啊?

【旁边门里的警察局长不敢正面看冯小刚,小心的把门拉上】

【冯小刚一干鳄鱼帮众跨出警察局,冯小刚一手搂着其夫人,右手放在她屁股上】
冯小刚:我做什么生意都不会做电影,星期天电影院连一个人都没有。
鳄鱼帮帮主夫人:车子呢?

【空旷的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一阵寂静,冯小刚直觉告诉自己,有问题】
冯小刚:回去!

【鳄鱼帮众正想躲回警察局,警察们手忙脚乱的把门啊窗啊什么的都关掉了】

【冯小刚扭头一看,大街上不知何时布满了一群黑衣黑裤黑帽子的人,为首的一个穿着与众不同的红白衣服,带领一干人把冯小刚团团围住?】
冯小刚:叫人!

【鳄鱼帮手下拉了一枚眼花,飞上半空】
斧头帮老大:不用发了,乡巴佬,你打警察的时候,你的小弟已经全都被我搞定了。
冯小刚:斧头帮,我跟你拼了!

【喊完之后,冯小刚起脚开溜,他几个手下才刚刚拔出手枪就被斧头帮众用机枪扫射而死】

【慢镜头:冯小刚跑向路边,斧头帮二当家卧地飞出一把斧头,砍断了冯小刚的左腿,冯小刚倒在地上挣扎】

【斧头帮大哥接过手下递来的一把斧头,跳着舞走向冯小刚】
冯小刚:慢~慢着,你还记得吗?我还请你吃过饭~!

【斧头帮大哥二话不说,一阵乱砍,鳄鱼帮大哥惨死街头】
斧头帮二当家:琛哥!

【斧头帮大哥扭头看了看呆站在一旁的鳄鱼帮帮主夫人,斧头帮帮主夫人流着眼泪】
鳄鱼帮帮主夫人:大哥,你放过我吧。
斧头帮大哥:别傻了,大嫂,我不杀女人,你走吧!
鳄鱼帮帮主夫人:谢谢大哥。

【鳄鱼帮帮主夫人转身正要离开,斧头帮大哥伸手招了招,手下递来一把霰弹枪,斧头帮大哥背后一枪杀死了鳄鱼帮帮主夫人,之后大摇大摆的离开警察局门口】
斧头帮二当家:警察,出来洗地啦!

【镜头转向警察局内部,警察局长正在点着一叠一叠的厚厚的钞票。】

【镜头一转,画面在斧头帮大哥带着小弟拿着斧头在跳舞、一些被斧头帮砍死的人的黑白的照片、还有斧头帮经营的赌场间转换。】

【画面一黑,字幕打出"这是一个社会动荡,黑帮横行的年代,其中又以"斧头帮"最令人闻风丧胆,唯独一些连黑帮也没兴趣的贫困社区,却可享有暂时的安宁。"】

【镜头转向一个贫民窟"猪笼城寨",里面一些底层的老百姓正在厕所梳洗,随后镜头转向米店门口】

米店员工:一、二、三。

【米店员工两个人抬起一包大米,而苦力强背上已经稳稳的扛了三袋大米。】
米店员工:行不行啊,苦力强?
苦力强:行

【米店员工把米放到苦力强背上,苦力强稳稳的站住了,并且伸出脚把另外地上的一袋米挑到背上】

【镜头转向一个裁缝的店子里,裁缝正高兴的拿着一块布比划着,镜头转向店子的招牌"大观洋服"然后平移到另外一间小店,"粥面油器",一个老板正在做着面点,捍面的方法非常原始,是用一根很大的竹子。】

【镜头转向猪笼城寨的包租公,他吃下了早餐,喝了一口白酒】
包租公:啊鬼,算帐!
油炸鬼:哎~

【一边走出来,一边拿了一条油条包在纸里递给包租公】
包租公:多少钱?
油炸鬼:送的,送的。
包租公:你还真懂事......
油炸鬼:小意思......

【包租公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篮子里拿了好几根油条】
包租公:我回去啦......跟老婆商量一下,减你租金。
油炸鬼:THANKYOU!

【包租公走在路上】
房客A:包租公早。
包租公:哎~
小朱:包租公早!
包租公:哎,小朱啊,又长高了,来,过来叔叔帮你检查身体,呵呵。

【包租公走进"大观洋服",伸手拍了拍裁缝的屁股,裁缝扭扭捏捏像个娘娘腔】
裁缝:哎呀,包租公,这么巧啊?
包租公:真是巧啊......
裁缝:别这样啊......

【包租公一边说一边对裁缝碰来碰去,裁缝很不好意思】
【龅牙珍从屏风后走出来】
龅牙珍:胜哥,这件衣服的叉我想开高点啦!
裁缝:没问题......
包租公:哎,有流星!
龅牙珍:嗯?

【龅牙珍扭头过去,包租公偷偷把脸凑到她的嘴边,龅牙珍扭头过来刚刚好亲到包租公】
包租公:啊珍,你来真的?
龅牙珍:包租公,你怎么这样呀?

【说完跑出"大观洋服",包租公追了出去】
包租公:啊珍,你别走呀啊真,再聊会儿......

【龅牙珍甩了一下手,扭头就走】
包租公:别走啊你,啊珍......

【镜头一转,酱爆蹲在"猪笼城寨"的广场水龙头一边洗头,一边刷牙,他背后排了长长的一条人龙,他还干脆脱了裤子洗澡,突然水龙头没水了,他站了起来,裤子才穿了一半,露出一半的屁股】
酱爆:包租婆,包租婆?

【包租婆在二楼大力的打开窗户】
酱爆:为什么突然之间没水了呢?

【包租婆一瞬间从二楼走下楼梯到了广场】
包租婆:水费不用花钱啊?这个月房租也不交,还那么多废话。
酱爆:但是我头洗到一半,你把水闸关了......
包租婆:我不关是现在关,从明天开始逢一三五停水,二四六间歇性供水,怎样?斜眉瞪眼的一个个鬼哭狼嚎什么,找死呀?我看你们都活腻了是吧?

【油炸鬼点头哈腰】
油炸鬼:GoodMorning,包租婆~
包租婆:我Good你妈的头,你今天要是再不交租,我就烧你铺子。

【裁缝摆着一个鹌鹑的姿势】
包租婆:笑,笑什么笑,笑就不用交租啊,老屁眼。
裁缝:哎

【裁缝掩面躲进店子里,包租婆看见苦力强还在背着大米】
包租婆:哼,这么有力气,活该你一辈子做苦力,欠我几个月租金,早上连招呼也不打一声,累死你个王八蛋。

【包租婆要回楼上,镜头给了酱爆一个大特写,他头上还残留着洗发液的泡沫,呆呆的站在广场中间,包租婆走过去一巴掌把他打得转了一个大圈倒在地上】
包租婆: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打你!

【镜头转到浴室边,包租公正鼠头鼠脑的往里边看】
包租婆:喂,怎么买粥买了那么久?
包租公:这不买回来了吗?我刚才扶个老婆婆过马路啊!
包租婆:那你在这里干嘛?
包租公:我看看有没有色鬼偷看人洗澡啊!六婶,有没有色鬼偷看你洗澡啊?

【从浴室走出来的六婶表情无奈的伸手指了指包租公】
包租公:呐,六婶,无凭无据的你别乱指啊你!

【包租公扭头,露出右边脸上龅牙珍留下的口红印】
包租公:神经病,无凭无据的?

【包租婆恶狠狠的瞪着口红印!】

【镜头一转,酱爆蹲在地上用阴沟的水洗着他洗了一半的头,突然包租公推开二楼的窗户,鼻青脸肿的被包租婆一阵暴打,还被从二楼脸朝地的扔到广场上,人们刚刚要走过去,楼上扔下来一盆漂亮的花,不偏不倚的砸在包租公的头上,蹲在旁边的酱爆拿起一根竹子,轻轻捅了包租公两下】
包租公:别闹了~

【围观的房客陆续走开,继续他们的工作。酱爆的裤子还是没有拉上去,继续露出半边屁股】
【镜头一转,天上白云飘飘,7个孩子在"猪笼城寨"门口踢球,突然皮球滚到远处,两个人走进画面,镜头照着这个人的双腿,他踩定了滚动的足球,随后十分熟练的踮球,停球,技术了得】
众小孩:叔叔,可不可以教我们踢球啊?
某人:还踢球?

【此人一脚把足球踩扁,一脚踢到旁边,走开了。】
小孩:呜~哇

【小孩哭泣中】

【镜头一转,这两人就是星跟骨,他们站在"猪笼城寨"门口,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戴着顶破帽子,十分有架势的站在城寨门口,慢慢一步一步走进城寨。】

【镜头转向酱爆的店子,原来是一间理发店,酱爆正在大口从碗里扒饭,依稀他的头上还有一小撮没洗干净的头发,残留着一点泡沫。星跟骨前后走进了店子】
酱爆:哪位剪头?
星:我大哥。
酱爆:请坐。

【骨大模大样的坐下,酱爆转身去准备理发器具,他一转身,星低头一看发现他裤子还是只穿了一半,抬头看了看他,酱爆扭头笑了笑】

【星扭过头去观察了四周有没有人,发现只有一个小孩在旁边看书,知道自己的计划可以实施了。】

【星刚刚把头扭过来,发现几秒中内,骨本来乱七八糟的头发已经被酱爆处理得非常漂亮】
酱爆:剪完,谢谢5毛钱。
星:哇!
酱爆:很漂亮吧!
星:干嘛剪这么漂亮?谁叫你剪这么漂亮?找茬啊?

【骨一抖身上的外套,露出胸口两把画上去的斧头,他的一身赘肉不断晃动。】
星:大哥,你别生气,他是我朋友,让我来跟他说。

【星把酱爆拉到一边】
星:斧头帮大哥,两把斧头你也亲眼看到了,坏人来啦,你把头发剪这么漂亮,要死人的知道吗?
酱爆:不知道~
星:所以说,你真是。呐,跟你聊得这么投缘,你赔点医药费,我帮你摆平,好不好?
酱爆:不好~

【骨一拍大腿,胸口两把斧头随着赘肉不断晃动】
星:大哥,不要拿斧头啊你,收起来先!我再跟他说。

【星又把酱爆拉到柱子边,小声的说】
星:这次我帮你出头,你亲眼看见了,我没骗你呀。你方不方便,多少拿点出来,摆个十桌八桌,不然半桌也行~
酱爆:哦,原来你勒索我。

【星一愣】
星:大哥!!大哥??

【星跟酱爆扭头看了看骨,他已经在理发椅上睡着了】
星:哦,你死定了,我大哥一睡醒就要砍人了。

【骨已经开始打呼噜】
星:你看,他就要醒了马上。
酱爆:我不怕,就算杀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猪笼城寨"的住户已经注意到了理发店发生的事情,纷纷围了过来】

【星拉了拉快滑落的外套,气势汹汹的走出理发店】
星:出头鸟啊?斧头帮大哥在里面睡午觉,那个不怕死的向前一步啊!

【所有住户都往前走了一步】

【星吓了一跳,但是还是故作镇定】
星:哦,那就是没得商量,好啊,江湖规矩,单条啊,就是一个对一个,谁也别想犯规啊。

【星强调了一下不能犯规,看了看人群,用手一指】
星:拿葱的那个大婶,出来!

【大婶表情很慈祥的走了出来】
星:表情那么凶干什么?以为打得赢我啊你,我让你一拳都可以,打我啊!

【大婶一拳打在星的小腹,星吐出了一口血】
星:大婶你是干什么的你?
大婶:俺是耕田的。
星:耕田就好好耕田吧你,滚回田里去吧。
大婶:有毛病......
星:做错事还顶嘴,不是看你"有毛病"我早K你了。

【星死不服输,又看了看人群,人群背后一个"矮个子"正在东张西望】
星:那个矮子,五尺差半寸那个,就是你,矮要承认,挨打站稳,出来啊!

【"矮子"站了起来,竟然有两三米那么高,他刚刚是坐在一张椅子上。】
星:呐,这辈子我最看不起那些不老实的人,坐下。

【"矮子"坐下去了,周星驰继续看了看人群,人群背后一个戴着老花镜的、一脸正气的老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星:戴眼镜的那个老伯那么拽啊,出来。

【老伯推开他前面的人,露出上身一身健美般的肌肉】

【星发觉不对,立刻扭头不敢直视他】
星:哎~我不是说你,老伯,我是叫那个......那个

【一个只有10多岁的孩子正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星:那个小鬼!小鬼,我忍你很久了,出来。

【小孩推开人群,竟然也有一身健硕的肌肉,他活动活动了筋骨,好像准备跟星对打一样】

【星这次更加后悔,知道这样搞下去没有结果】
星:哎,行了行了,够大了够大了,喂,没有一个像人的,是你们自己不争气啊,今天的决斗取消了。

【他扭过头想找骨开溜,酱爆已经把包租婆带来理发店门口】
酱爆:他勒索我。

【包租婆不屑的看了看星,脱下拖鞋】
星:哦,肥婆,负责人就是你是吧?

【包租婆啪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肥婆啊哪?"

【星不知所措】
星:喂,斧头帮啊~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斧头帮啊哪?"
星:大哥~

【包租婆啪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骨继续在理发店睡得半死】
包租婆:"大哥啊哪?"
星:赔汤药费呀你~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汤药费啊哪"
星:自己人啊。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自己人啊"

【星跑开了,包租婆追上去,狠狠又抽了他的头几下】
星:好了......,你有种啊你,我叫人......

【星伸手进去裤带,掏着东西】
包租婆:腰里揣
【星伸手进去裤带,掏着东西】
包租婆:腰里揣着死耗子,就硬充打猎的!我看你叫谁?

【星掏出一枚炮仗,在一个火炉里点燃】
星: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说完往身后一扔,碰的一声,背景传来鸡飞狗跳的声音,星的声音非常没底气的说】
星:等死啊你,别走啊你,买棺材吧你。

【镜头转向"猪笼城寨"大门口,一群人走了过来,为首一个帽子破了一个大洞,头发还有烧焦的痕迹,转过头来,竟然是斧头帮二当家】
斧头帮二当家:"谁扔的炮仗?"

【星疑惑的看着他,低头看了看他的胸口,抬头小心的说】
星:自己人啊,大哥。

【星指了指包租婆,不知道说了什么,斧头帮二当家就向包租婆坐过来,包租婆本来一副不屑的样子,突然发现二当家胸口两把斧头,虽然在汗水下,也没有褪色,很明显是纹身,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画面出现天上突然聚集了乌云,随着斧头帮二当家向"猪笼城寨"走进来,乌云的阴影盖住了城寨广场的所有住户,包租婆慢慢扭过头,恢复了以往不屑的表情,对站在广场的住户说】
包租婆:你们这么多事干什么,下雨啦,赶快回家收衣服啦......
斧头帮二当家:肥婆。

【包租婆一愣,一瞬间跑回二楼房间,盖起被子】

【斧头帮众人一阵茫然的看着包租婆冲上二楼】
酱爆:你也想勒索我,我不怕。

【斧头帮二当家冷笑着从背后抽出一把锐利的斧头,装做听不清楚,伸过耳朵】
斧头帮二当家:哈?

【酱爆看了看那把斧头,犹豫了一下】
酱爆:我......

【见酱爆说话,斧头帮二当家一斧头就要劈过去】

【画面一黑,背景传来碰撞的声音,几秒钟后出现了酱爆好端端的站着,而斧头帮二当家已经不见了,背景一个垃圾桶不断晃动,一双脚从里面伸了出来】

【斧头帮众围向垃圾桶,斧头帮二当家赫然被塞在桶里】
斧头帮二当家:怎么会这样,有没有人看见?

【斧头帮众你看我我看你,纷纷摇头,伸手要把斧头帮二当家扶出来】
斧头帮二当家:别动,断了......叫人,叫人!

【一斧头帮的人拉响一枚烟花,烟花冲上半空,爆开后天边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斧头。】

【镜头一转,一个老式的留声机正在播放老上海的歌曲,画面外传来一声闷响,留声机震动了一下】

【这时画面转到龅牙珍穿着旗袍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随后拿出一支口红,轻轻的涂起来,涂到一半的时候,画面外又传来一声闷响,整个房子震动起来,龅牙珍手一滑,口红在脸颊上长长的拉了一条痕迹,她生气的拿起毛巾擦了擦,冲出门外,突然一脸愕然的站住了】

【画面一转,上百个斧头帮的成员整齐的一步一步走进"猪笼城寨",啊珍被人用手捉住,拉到广场,摔在地上】

【镜头转向油炸鬼的店子,斧头帮正在砸东西】
油炸鬼:大哥,你别生气,你吃了东西没有,我这里有......

【他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拳打倒在地上】

【镜头转向广场,斧头帮众把"猪笼城寨"的住户一个个打倒在地上,这时画面转到裁缝,在地上爬进自己的店子,找了个角落缩了起来,偷偷看了看外边一下】

【酱爆这时已经被人用脚踩住,不过他还是一脸发呆的样子,啊珍扭头发现包租公一直还躺在地上,头上的花还在,包租公无奈的把脸朝下埋在地上,把地上的泥土堆在自己脸的旁边】
斧头帮小弟:老实点~

【镜头转向斧头帮二当家,他在垃圾桶里口流白沫,离断气不远了,斧头帮大哥琛哥看着他冷笑了一下】

【镜头转向城寨广场,一个中年女子挣扎着被拉了出来,她身边一个老年妇女跟一个孩子哭喊着,后边一个斧头帮的人敲开了一桶东西,将里边略显红色的液体汽油淋在中年女子跟扑在她怀里的孩子的身上】
老年妇女:不要~
琛哥:是谁干的,我数三下!

【说着打着了手里的打火机】

【中年女子紧紧搂着孩子,缩成一团】
(注:此时背景音乐是编者最喜欢听的中国民乐《四川将军令》,音乐和画面结合得~~一个字好,周导,I服了U~)
琛哥:一
琛哥:二

【琛哥见没人承认,毫不犹豫的向两人甩出了打火机】

【慢镜头打火机缓缓飞向中年女子跟小孩,突然画面伸出一只手,捉住了打火机】

【镜头一拉,竟然是苦力强,他熄灭了火机】
苦力强:是我做的。

【琛哥发呆了一下,竟然有人这么不怕死出来承认,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斧头帮几十人团团围住苦力强,苦力强原来身负绝技,抬腿就踢翻了几个大汉,随后一阵混战】

【一个斧头帮的小弟被踢进裁缝的店子里】

【镜头转向油炸鬼,几个踩着油炸鬼脸的斧头帮众看见形势不对,放开踩在他脸上的脚,赶去支援】

【苦力强虽然武功高强,但被几十人围住,也施展不出,唯有拉了一个斧头帮帮众跟其他人推推攘攘】

【被踢进裁缝那个斧头帮的小弟站起来从镜子里发现裁缝所在角落掩着脸,抬手要给他一斧头,画面转向裁缝店子外面,这个斧头帮众横着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

【镜头转向裁缝店子里竹竿上挂着的铁环,一条布尺盘上竹竿,只见裁缝猛的一拉布尺,竹竿应声而断,铁环滑落下来,套在裁缝的手上。】

【镜头这边苦力强还在苦苦支撑,突然人群外围几个人被裁缝打倒,原来裁缝也是高手,他凭借手上的铁环,挡住了斧头帮众锐利的斧头,杀进人群,跟苦力强对视一眼,分开对付斧头帮众】

【这边两个斧头帮帮众从一辆汽车尾箱的一个木箱中掏出几把机关枪,画面转向油炸鬼,他坚毅的看了看自己店子里的几根捍面的棍子】

【这边那两个斧头帮众正准备开枪,突然画面外飞来一根棍子,将他们手上的机关枪打飞,撞在墙上碎了】

【这边一个斧头帮众看见这种情况,掏出一把手枪要射杀油炸鬼,油炸鬼一棍子将手枪枪管打弯,又一棍子将此人打倒】

【随后便是三大高手联合起来,斧头帮众全部被打倒在地上,三个高手在烟尘滚滚中站立着,双眼充满气势。】
【斧头帮大哥已经无影无踪】

【镜头转向斧头帮内部,琛哥正在吸食鸦片】
斧头帮师爷:琛哥,这些货行不行?
琛哥:嗯~

【画面转到一个正在伺候琛哥的斧头帮手下A,不小心碰倒了个杯子】
斧头帮手下A:对不起,琛哥。

【琛哥站起来,拿着烟枪,看着那个斧头帮手下A】
琛哥:小孩子别看,转过去。

【斧头帮手下A瑟瑟的转过去,琛哥一烟枪朝他的头砸过去,他立刻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琛哥:扔出去!

【画面转到一个木箱子,星跟骨被用铁链绑在木箱子外边】
琛哥:从来只有我们斧头帮欺负人,没人敢欺负我们,今天我们伤了二十几个弟兄,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冒充我们斧头帮。

【说完,琛哥要拿着烟枪去打星跟骨】
斧头帮师爷:琛哥,这还用您操心吗?您现在迷迷糊糊的,小心摔着,那个谁,搞定他。

【斧头帮手下B掏出一把斧头,向星扔过去,星瞪大了眼睛,突然画面一转,斧头劈了个空】

【骨扭头发现星的铁链上的锁头已经开了,星从台子底下钻出来,师爷走到他身边,抢过他手里的一个钢丝】
斧头帮师爷:哟呼,神偷啊,会开锁啊。
星:混口饭吃,给个机会吧。
斧头帮师爷:好,有两下子,把那个也开了笨。来!

【说完指了指骨的锁头】
斧头帮师爷:那,我只数三声啊,快点。

【星抢过师爷手上的钢丝,冲上平台,师爷冷笑着,这次后边两个斧头帮掏出了斧头】
斧头帮师爷:预备,三!

【星没想到师爷这么阴险,手上加快了速度,画面转了一下,两把斧头又落空了,劈在箱子上】

【星跟骨从台子下一起钻出来】
琛哥:真有两下子!
星:琛哥,其实我们是很想加入斧头帮,所以才冒充的,给个机会吧你?好不好?
琛哥:你杀过人没有?
星:杀人这种事,我整天都有这种想法。
琛哥:你先杀个人让我看看。
星:那我现在就去杀人了,好不好。
骨:嗯
琛哥:去吧。
星:多谢琛哥。

【星跟骨不相信这么容易就能走脱,担心的转身要离开】

【琛哥在他们转身的时候,朝旁边手下招了招手。这次竟然不是霰弹枪而是一包香烟,他抽了一根,点了起来】

【琛哥招了一下手叫师爷过来】
琛哥:这种他妈的蛋散,总有一天用得上。
标签:[db:TAG]

热播影视

为您推荐

免責聲明:若本站收錄的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郵件至:jxfudao@gmail.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Copyright © 2011-2022  合作邮箱:  备案号:渝ICP备2022009531号  

留言

顶部
退出将无法使用会员功能

会员专享收藏与播放记录

全新的交互式体验

分享便可赚积分升级会员组